堂娜

"不用啦,妈妈。我去一会儿就自己回来了。" 妈人和狗都到远方去了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秦基博 ??来源:勤琴??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可是现在,不用啦,妈人和狗都到远方去了,不用啦,妈就把它一个丢下了。远方到底有什么?他们为什么要丢下我?它呜呜呜地哭起来,泪眼模糊了,什么也看不见了,也忘了自己是站在锅灶上的,屁股朝后一坐,扑通一声滚了下来。它在地上滚了好几滚,哼哼唧唧就像撒娇一样,突然觉得一股强烈的异味扑鼻而来,身子一挺碰到一只毛烘烘的爪子上。它赶紧爬起来,甩掉眼泪一看,发现面前站着三只像狗但绝对不是狗的东西。它愣了,接着就惊叫一声,浑身的白毛顿时竖了起来。

  可是现在,不用啦,妈人和狗都到远方去了,不用啦,妈就把它一个丢下了。远方到底有什么?他们为什么要丢下我?它呜呜呜地哭起来,泪眼模糊了,什么也看不见了,也忘了自己是站在锅灶上的,屁股朝后一坐,扑通一声滚了下来。它在地上滚了好几滚,哼哼唧唧就像撒娇一样,突然觉得一股强烈的异味扑鼻而来,身子一挺碰到一只毛烘烘的爪子上。它赶紧爬起来,甩掉眼泪一看,发现面前站着三只像狗但绝对不是狗的东西。它愣了,接着就惊叫一声,浑身的白毛顿时竖了起来。

冈日森格抬起一只前腿弯了弯,妈我去抬起另一只前腿弯了弯,妈我去接着轮番抬起后腿,弯了又弯。好着呢,骨头没断。它似乎明白了,一点一点地叉开了前腿,又一点一点地叉开了后腿。父亲一看就知道,冈日森格是想自己站住。“你行不行呢?”父亲不信任地问着,一只手慢慢离开了它,另一只手也慢慢离开了它。冈日森格站着,依然站着,站着就是没有再次倒下,没有倒下就可以往前走,就是继续雄强勇健的第一步了。冈日森格永远不会忘记,这第一步是父亲帮助它走出去的。它望着父亲,感激的眼睛里湿汪汪的。冈日森格跳向了一边,儿就自己又一次跳向了一边,儿就自己面对嘎保森格连续不断的扑咬,它一连跳了几十次,好像它得了便宜之后已经放弃进攻,永远都要这样跳下去了。突然,就在嘎保森格似乎已经习惯了它跳来跳去的举动之后,它发动了一次伴随着啸叫的进攻,从态势上判断仍然是直指对方脖子的。白狮子嘎保森格用以牙还牙的拼命姿态迎头而上,却迎了一个空。冈日森格转向了,它冒险地用前爪蹬了一下对方的肩膀便顺利完成了空中转向的动作,然后再次扑向了嘎保森格的屁股。这一次它一口咬住了对方的尾巴,而且是硬邦邦的尾巴根部。招数跟上次是一样的,它左摆右摆始终和嘎保森格一前一后地站在一条线上,嘎保森格回头咬不着它,只好跟上次一样奋力朝前跳去,这一跳不要紧,它把自己的尾巴跳掉了。

  

冈日森格听见了人声,不用啦,妈也看见了人影,不用啦,妈仿佛早就想到强盗和骑手们会有这一招,它跑得更加雄健稳当了。大黑獒那日紧傍着它,奔跑的速度跟它相差无几——虽然它的左眼一直在流泪,视力越来越差了,但体力一点也不差,发达的肌肉和从伤痛中恢复过来的能量昭示出这样一种可能:冈日森格能跑多远,它就能跑多远。这当然也是冈日森格的希望,按照人类的说法那就是:大黑獒那日既然已经是冈日森格的一根肋骨了,也就永远落不下了。冈日森格停下了,妈我去朝着枣红公獒发出了几声友好的吠叫,妈我去紧紧斜卷在脊背上的大尾巴鹅毛扇一样摇晃着,摇起了一股草腥味浓郁的风,风中有它的气息。它的气息太异陌了,对方一闻就知道它不是西结古草原的藏獒。枣红公獒依然靠近着它,只是放慢了脚步,不叫也不吠,阴沉恶毒地窥伺着它,一副随时准备扑过去拼命的样子。大黑獒那日赶紧跑了过去,横挡在枣红公獒面前,细声细气地说着什么。它不认识枣红公獒,枣红公獒也不认识它,但它们身上都有着西结古草原特有的味儿,就像是揣在兜里的证件,对方一看(闻)就知道是自己人。枣红公獒平静了一些。大黑獒那日又跑回来,跃然而起,把两条前腿搭在冈日森格的肩膀上,用鼻子呼呼地嗅着,显得亲热而狎昵。它用狎昵的动作告诉枣红公獒:这只外来的狮头公獒是我的老公,你可千万不要攻击它。枣红公獒听懂了对方的话,愈加显得平静了。冈日森格放心地走了过去,半途上没忘了舔一舔大黑獒那日流泪不止的左眼。双方都很放松,一片和平景象。冈日森格和枣公獒甚至互相闻了闻鼻子,在冈日森格是表示感谢,在枣红公獒是表示宽容。冈日森格停下了,儿就自己这是个岔路口,儿就自己它凭着灵敏的嗅觉已经知道自己的主人七个上阿妈的孩子虽然来过这里但现在并不在这里。可是父亲不知道,父亲走上平台问道:“你把那七个孩子弄到哪里去了?”说着就要推开降阎魔洞的门进去。藏扎西把铁棒一横说:“降阎魔洞里除了降阎魔尊和十八尊护法地狱主,再就是大五色曼荼罗和守洞的喇嘛了,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这时一个戴着高筒毡帽,裹着獐皮藏袍,穿着牛鼻靴,脖子上挂着一串红色大玛瑙的中年人用汉话说:“你就是汉扎西?听说你救了雪山狮子的命,草原上的人都说你是个远来的汉菩萨,是来给西结古草原谋幸福的。”

  

冈日森格停下了。它看到这只早就在期待中的黑铁火獒——饮血王党项罗刹直奔自己而来,不用啦,妈就站斜了身子,不用啦,妈耸起鬣毛,扬起大头,两只大吊眼格外夸张地吊起着,亮相似的摆出了一副昂然挺立的姿势,迎接着对方:就是这个东西,它终于来了。冈日森格几天前就预感到了饮血王党项罗刹的出现,预感到饮血王党项罗刹将是西结古草原横暴仇恶的极致,也预感到自己有生以来最残酷的打斗就要来到了,所以它要休息,要用彻夜不醒的睡眠驱除跋涉的劳顿和伤痛的困厄。现在,除了伤痕还有点痛,劳顿是彻底消除了,不然就摆不出昂然挺立的姿势。它知道按照打斗的惯例,只要自己摆一个姿势,风风火火跑来的饮血王党项罗刹就会在自己面前停下来,也摆出一个姿势让它看,越是强悍的藏獒就越讲究姿势的完美和独特,越渴望首先通过摆姿势来压倒对方。而冈日森格要做的,就是利用这惯例出奇制胜:在对方想摆姿势而没有摆好姿势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最好是一口咬住喉咙,次好是咬住脖子的任何一个地方。如果最好和次好的目标都实现不了,那至少也要在对方的肩膀上撕下一块肉来,狠狠地给它一个下马威。冈日森格吐出一口还没有咽下去的肉,妈我去过去心疼地舔了舔大黑獒那日耳朵上的血,妈我去放浪地吼了一声,把舌头上的血沫吼到了獒王脸上:你算什么獒王,居然欺负一个姑娘,而且是一个可怜的瞎了左眼的残疾姑娘。獒王虎头雪獒把鬣毛竖起来又倒下去,冷笑着回答:谁让你抢夺我吃的肉了,我吃的肉又没惹你。说着朝前扑了一下,没扑到冈日森格跟前就又停住了。獒王知道一场恶斗在即,需要慎之又慎。

  

冈日森格危险了,儿就自己它的危险给父亲赢得了几秒钟的保险。这关系人命也关系狗命的几秒钟使父亲避免了两只猛獒致命的撕咬,儿就自己却使冈日森格再一次受到了牙刀的宰割。

冈日森格无畏地穿过骑手们的空隙跑进了密灵洞,不用啦,妈看了一眼就知道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已经不在这里了。主人呢?我的主人呢?紧急中它没有忘记把小白狗嘎嘎小心翼翼地放在大黑獒那日面前。大黑獒那日吃惊地后退了一步,不用啦,妈疑惑地望望冈日森格,又盯住了小白狗嘎嘎。冈日森格来不及表示什么,眼睛急闪,闷闷地叫着:主人呢?我的主人呢?突然它不叫了,跑过去闻了闻撒在地上的羊骨节,转身就走。白主任还想说什么,妈我去丹增活佛不听他的,妈我去带着藏医尕宇陀和两个铁棒喇嘛匆匆出了门。白主任追出门去,看他们不理自己,就回来泄气地坐在了床沿上。屁股还没坐热,他又急急巴巴站了起来,叮嘱裹着僧袍一脸惨白的李尼玛和站在一边同情地看着自己的梅朵拉姆:“守在这里,注意安全,哪儿也别去。”说着,生怕李尼玛再拿枪闯祸,便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摸出手枪,揣在了身上。他来到门外,跳上马背,打马就走。他牵挂着冈日森格和獒王虎头雪獒打斗的结果,觉得自己必须立刻向麦政委汇报:丹增活佛怎么是这样一个活佛,弟子就要残废了他都无动于衷,真是修炼到家了。

白主任好不容易找到了惊魂未定的马,儿就自己四下里一看,已经离西结古不远了,也就是说他无意中又回来了。他想换一匹马再走,便朝碉房山走去。白主任挥了一下手,不用啦,妈就把父亲的问题挥出了谈话之外,不用啦,妈继续说:“两个月以后汉兵营就坚持不住了,边打边退,一直退出了狼道峡。后来青海省主席马步芳派了一个骑兵团来到青果阿妈草原镇压叛乱,团部和大部队就驻扎在上阿妈草原。上阿妈草原的各个部落又是奉送金银,又是供给吃喝,阿妈河部落的头人甲巴多还把自己的妹子送给了团长做小妾,更严重的是骑兵团的三次血洗西结古草原都有上阿妈草原的骑手参加,这些骑手也和马步芳的骑兵一样,不仅打人也打狗,已经完全不像草原人了,所以西结古草原的人对他们的仇恨超过了对马步芳的仇恨。这些历史背景你们知道不知道?”

白主任愣住了,妈我去悄悄地看着,妈我去不知道怎么办好。他完全没想到他们会是这样,觉得干涉了不对,不干涉也不对。他甚至都不如巴俄秋珠来得果断,巴俄秋珠已经猜测到自主任为什么会愣在窗口,想着美丽的仙女梅朵拉姆正在遭受李尼玛的羞辱,就大声喊起来:“达赤来了,达赤来了,送鬼人达赤来了,饮血王党项罗刹不咬人了,十八老虎虚空丸吃上了。”这声音从下面冲上来,如雷贯耳,吓得白主任浑身一阵颤动,低头一看,这孩子居然就在自己脚下。他厉声呵斥:“你在这里干什么?”巴俄秋珠再次喊道:“送鬼人达赤来了,饮血王党项罗刹不咬人了,十八老虎虚空丸吃上了。”这是他刚刚知道的一个秘密,为了保护梅朵拉姆,他突然说了出来,希望能把里面的李尼玛吓住。遗憾的是里面的人和外面的白主任都没有听懂,更不可能知道这秘密里头隐藏着七个上阿妈的孩子的行踪,他只是觉得有些词汇从这孩子嘴里吐出来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力量,就说:“去去去去去。”白主任没有回来。李尼玛也没有死。灰色老公獒对关死的门一点办法也没有,儿就自己因为碉房原本是用来抵御来犯者的枪炮的,儿就自己用半尺厚的青冈木制作的门结实得就像拦了一堵铁墙,它用利牙啃咬了好几次连一点木头屑子也没有啃下来。它心说啃不下来就不啃了,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出来。它卧了下来,甚至都有了睡觉的意思,完全是一副以这里为家的样子了。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 sitemap